重要新闻 :

长城纵横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长城论坛 > 长城纵横
经济发展难以遮羞
作者:张永杰 发布于:2019/2/2 23:00:36 点击量:




经济发展难以遮羞



  我不是“杞人”,但不知为何,却总有“忧天”心理。比如,有个现象是不能忽视的:现在人们(主要是领导们,但也有一些“先富起来”的人)习惯拿“经济发展了”来掩盖本该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似乎“经济发展了”便代表社会进步了。换言之,就是刻意拿“经济发展了”来当遮羞布。长此以往,谁能保证这“天”不会出问题?

微信图片_20190202201502.jpg

  众所周知,经济发展只是社会发展的一个方面,并不等同于社会就进步了,这本是常识问题,但为何只取这块“亮色布”来炫耀、来遮盖其他缺陷呢?之所以如此,其中既有难言的深意,而更多的可能是出于无奈。

  首先,我们的人生价值追求崇高吗?

  因工作环境的原因,接触的基本都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当然,我本身就是其中一份子,只不过生活略有保障而已)。曾有意问过各个年龄段的人:“你目前最大的愿望是什么?”答案非常一致:“挣钱。”

  实在不能说他们“胸无大志”。因为他们已经被完全“市场化”了,被逼得一切只能依靠自己。如果自己不挣钱,谁会关注你的生存死活?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们,是我们这个社会最庞大的群体,他们身处教育产业化、医疗产业化社会中,面临着养育、教育、医疗、住房、赡养、养老等日天的压力,此生只能琢磨怎样才能挣到钱。他们没有任何“先富起来”背景,在不管什么mao的背景下,为了钱,很多人走上了坑蒙拐骗偷抢盗之路。有背景的、有权有势的,更是疯狂敛财;各级官吏一门心思研究的,是如何将手中的权力化为己有、公权私用而不被发觉。总之一句话,全民都把所有的心思和精力放在“挣钱”或者“捞钱”上,除此之外,便没有、也不可能有任何的追求和信仰。整个社会陷入金钱的泥潭而无法自拔,整个社会被金钱的魔力所控制、驱使、奴役和碾压。

  其次,我们的民族精神振兴了吗?

  金一南的一次演讲中,讲了这么一个细节:

  在黑龙江抚远三角洲,一位边防团长给我讲了这样一件事:到黑龙江和乌苏里江对岸的哈巴罗夫斯克市访问,给他留下最深印象的,不是俄罗斯远东最大城市的异国风情,而是在该市无名烈士墓旁,看见老师领着一群孩子,老师给孩子们讲故事,老师哭,孩子哭,大人小孩哭成一团。

  我与那位团长讨论:3岁到5岁的孩子,懂得多少事情?竟然会在烈士墓前流泪。关键是老师流泪了,他们看见以后也跟着流泪。进而又想:一个民族,从幼儿园的孩子开始就知道在烈士墓前流泪,其未来之精神素养该是何等强大。苏联解体了,俄罗斯国家至今没有完全走出低谷,但他们那些珍贵的东西并没有完全丢失,仍然在构成他们的精神内核。幼儿园的孩子在无名烈士墓前流泪,新婚的夫妇联袂向无名烈士墓献花,这样的民族怎么可能堕落,怎么可能被黑暗吞没,怎么可能被其他民族征服。

  养育民族精神,关键不在孩子,而在老师。同样可以设想:如果我们的老师除了个人痛苦或个人幸福便不再为其他事物动情流泪,怎么期望他们教育的孩子能够把奉献与忠贞铭刻在心?如果民族崛起仅仅意味着物质发达和经济腾飞而不包括精神凝聚与思想升华,这样的崛起进程又能坚持与支撑多久?

  同是那位边防团长,在抚远三角洲中国与俄罗斯交界处还告诉我另外一件事情。他指着黑龙江畔的3号界碑说:“界碑上的国徽经常丢失。”我奇怪地问:“国徽怎么会丢呢?”他说:“国徽是铅做的,被人偷去卖钱了;发现国徽不见了,做一个再镶嵌上去,过几天稍不注意,又丢了。”

  我当时觉得无言以对,后来觉得无地自容。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必须是要有一些不能亵渎的神圣之物的,必须是要有一些只能供奉的精神图腾的。联想到我们有的经济发达的地方已经开始把《狼牙山五壮士》这样的课文从小学课本中转到辅导读物里去,这样的设问并非杞人忧天而不能成立。 

微信图片_20190202201718.jpg


  金一南将军的忧虑也不是杞人忧天。细数我们的英雄群体,从革命年代的刘胡兰、董存瑞到和平建设时期的雷锋、焦裕禄,有几个没被糟践过?为了维护“狼牙山五壮士”的名誉权,居然闹上了法庭!为了维护英雄烈士形象,全国人大不得不制订《英雄烈士保护法》。对国家特意制订颁布这部法律,内心不是高兴,而是异常的沉重和悲哀。试想,一个民族对自己的英雄不仅没有了发自肺腑的敬仰敬重与效仿爱戴,反而公然嘲讽、肆意亵渎,堕落到要靠颁布法律来维护民族英雄烈士的地步,谁会相信这个民族还有振兴的希望?

  再之,我们的“祖国的未来”有志向吗?

  青年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肩负着祖国的未来和希望,但我们的“祖国未来”在励志吗?我们的主流媒体、我们的舆论导向是如何引导“国家未来”的?“劳动模范”被耻笑,成了历史名词;“板凳需坐十年冷”、“梅花香自苦寒来”的磨砺意识,被“超女”、“快男”等模式所摧毁,诱导青年渴望“速成”“速名”。为了出名,盛产了数不清的千奇百怪的“网红”,甚至诞生了“娘炮”。杨超越仅以“傻白甜”就获得了“影响中国”年度人物奖,为无数青少年编织了通过走捷径就能“成功”的又一类型的“梦想”。一些自觉天资无望者,整天带着耳机,嚼着口香糖,穿着有破洞牛仔裤,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喉咙里发出别人听不懂的调调,或无所事事地晃到大排档撸串去。有点志向的高材生坐在“鸽子窝”里,挤着脑汁换钱,用以还房贷。

  与我们相反的是,2017年3月31日,日本文部科学省(教育部)公布了新版日本中学《学习指导纲要》,其中,在体育教育章节内新增“铳剑道”(即拼刺刀)科目。其解释是:日本全国的中学应通过铳剑道等武术教育,让学生能够更深层次接触、理解日本的传统和固有文化。撇开其欲盖弥彰的狼子野心不说,日本那种培养“国家未来”的坚定性,是不是值得称赞呢?  


微信图片_20190202201811.jpg

  诸如此类许许多多的社会问题,根子在哪里、为何无法纠正,其实都是心知肚明的。也正因心知肚明,才不得不拿“经济发展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来当遮羞布,试图掩盖日益恶化的问题和日益激化的矛盾。只是,“经济发展了”这块遮羞布用久了,用的地方多了,除了起点自我麻醉作用外,是无法治疾疗珂的。因此,必须拿出勇气正视问题,拿出智慧解决问题,切不可再继续把“经济发展了”当作遮羞布了。




上一篇:是谁拆掉北京城墙?

下一篇:是谁在围剿崔永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