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新闻 :

师友论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智圣书院 > 师友论道
缘何为国民党站台?
作者:张宏良 发布于:2019/4/4 19:13:42 点击量:



缘何为国民党站台?

        

    原文标题:张宏良点评《郭松民 | 一个喜感故事引发的严峻思考——难道最终要审判......?》


    这个世界全乱套了,乱到了连精神病患者都会认为是神经病的程度,或者说乱到了连精神病患者一看都立马会成为正常人的程度!

    在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拍了一部国民党800抗日将士跳黄河的影片,并且这个故事完全是为了歌颂国民党凭空杜撰的;而国民党的将领看后不仅不感谢共产党,反而向法院起诉,认为编造800将士投黄河,而不是800将士战死到最后一个人,是对国民党军队的污蔑,要求法院追究影片污蔑国民党军队的法律责任;事情到此已经乱得让人眼花缭乱了,然而更加乱套的是,作为起诉者之一的解放军一野副司令的孙子,居然隐瞒了他爷爷共产党高级将领的红色身份,而用他爷爷起义前国民党将领的罪恶身份提起诉讼,你说这个世界荒唐到了什么程度!

    作者郭松民认为,如果法院接受并审理这个案件,会导致对共产革命以及对法院自身的彻底否定。其实真正荒谬和悲哀的还不在这里,而在于替他爷爷起诉的赵武原,居然隐瞒了他爷爷是共产党将领的红色身份,而用他爷爷国民党将领的罪恶身份进行诉讼。这个身份的一隐一显,才是此案最为要害的地方!

    一般来讲,从国民党起义而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高级将领,很少用起义前国民党将领的身份运行活动,其子孙后代更是如此,往往都是宣扬他们父辈对革命战争的贡献,而绝口不提他们父辈起义前屠杀共产党老百姓的国民党身份。中国10大元帅中有5个来自于旧军阀的军队,但是他们的子女却很少炫耀说他爹曾经是军阀张发奎的部下,而总是炫耀说消灭国民党的哪个著名战役是他爹指挥的。

    可这个赵武原,却要要隐瞒他爷爷是共产党将领的身份,坚持彰显和维护他爷爷作为国民党将领的身份。而他爷爷的国民党旅长是已经消失的历史身份,共产党野战军副司令才是他爷爷的真实身份。即便是从不讲政治而只讲官阶大小的小市民虚荣的角度来讲,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副司令员,也比国民党一个旅长的官阶要大得多,他为什么要说他爷爷是国民党的旅长而不是共产党的野战军副司令?

    答案很简单,很荒谬,很搞笑,但是在我们共产党人看来却很悲哀,很残酷,很痛心,这就是他以爷爷曾经是国民党的将领为荣,而以曾经是共产党的将领为耻。所以才把他爷爷共产党将领的身份掩盖起来,而用国民党将领的身份提起诉讼,以此来向媒体和世人宣示,他是国民党将领的后代,而不是共产党将领的后代。可见,是这个黑白颠倒、是非混淆的社会,让他背叛祖辈,做出了这种趋利避害的选择。

    人的本质是社会关系的总和。社会关系怎么安排,人们就会怎么选择。忠诚于共产党的人是什么命运,人们就会做出什么选择。当人们看到那些为忠于和捍卫共产党的宗旨的人,终日在风雨中奔走呼号,却被整得七荤八素,甚至被剥夺了大部分公民权(文章不准刊登,书稿不准出版);相反,那些天天妖魔化共产党,妖魔化人民革命的人,却活得风生水起,风光无限,行走于主流社会之上,徜徉于媒体舆论之间。相比之下,中国老百姓和青年学生又怎能不会做出赵武原这种“国粉”的选择?

    国内外的人都知道,当今中国没有任何政治力量比左翼力量更加舍生忘死地拥护共产党了,可是绝大部分左翼人士都处于被封杀被边缘化的状态,捍卫共产党宗旨和执政地位的主要回报,就是无休无止的检查、约谈、删帖,以及各种政治权利和物质利益被剥夺的威胁,家人更是生活在忐忑不安之中,电话铃一响就心惊肉跳,不知道又会有什么灾难降临;而那些反共人士却活得有滋有味,把共产党描述为杀人魔王的《软埋》作者成为了当地作协主席,把八路军写得比日本鬼子还要坏的山东作家进了中南海座谈会……所有这些强烈反差告诉人们,天已经变了,“粗黑的手啊掌大印”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为什么那么多执政的共产党官员会允许、诱导甚至逼迫人们作出否定自己历史的选择?答案同样很简单,因为他们已经不再是为理想为人民而执政,而是为个人为家族而执政,这就必然会遭到人民大众的反对和反抗。他们要维护自己的执政方式,就必须肯定以往所有相同的执政方式;要否定当前人民的反抗和革命,就必须否定以往历史上所有的人民革命,即便是自己以往的革命也必须否定。这些官员们是穿着共产党外衣的与国民党臭味相投、与内外反人民势力同流合污的家伙们了。

    虽然对自己以往的革命不能公开否定,但是可以在实际上否定,把革命变成挂在嘴上的纯粹口号,变成一种意识形态的纯粹装饰品。同时在实际社会生活中做出彻底否定革命的安排,谁对共产革命否定得最彻底、妖魔化得最厉害、反毛反共最坚决,就给谁高官厚禄和名誉地位;否则,就让谁处于人不人鬼不鬼的边缘化状态。这就是赵武原隐藏他爷爷是共产党野战军副司令的真实身份,而公开宣称他爷爷是国民党将领的原因和背景。

    当然,现在讲红色也并非完全是虚的,还有一个实用主义的作用,就是讲共产党的领导,是因为需要共产党的纪律;讲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是因为需要马克思主义的合法性。除了这个实用主义之外,其他已经全部空壳化了,没有了任何实际内容。




上一篇:他参加过遵义会议?

下一篇:背叛是永远的污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