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新闻 :

师友论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智圣书院 > 师友论道
背叛是永远的污点
作者:卢麒元 发布于:2019/4/8 8:14:26 点击量:


背叛是永远的污点


 

  无论是革/命还是改/革,都必须对旧制度进行一定程度的否定。对旧制度进行否定,就必然涉及到对领/袖、对政/党、对国/家进行一定程度的否定。“一定程度”是困难的尺度,反对往往会一发而不可收,反对往往会冲破最后的底线。老成的政/治/家明白,否定是一种危险的工作,这是近乎颠覆性的工作,需要鼓励投 机者充当急先锋。鼓励投机者冲锋,就必须辅之以政/治地位和经济利益。就这样,在中国,在那段特殊的历史时期,就形成了一种奇特的景观,各种修/正/主/义者全面复/辟了,骂毛/泽/东、骂共/产/党、骂/新/中/国者名利双收。以至于,一些中国教育、学术、传媒机构和个人,为了获得政/治地位和经济利益,迅速成为了反/毛/泽/东、反/共/产/党、反新/中/国的急先锋。这些机构和个人用纳税人的血汗,肆无忌惮地干起了背叛纳税人的勾当。更为可怕的是,一些没有操守的学者,为了迅速地获得个人的名和利,丢弃了起码的道德操守和学术尊严,沦为了政/治/家门下可耻的打手(当代的一些所谓“大/师/们”)。这些打手,不仅仅变得越来越著名,而且一个个都迅速地脱贫致富。

  反对的尺度是很难把握的。反对派一旦得势,就很难划定政治底线。一些政客搞“平/反”,连自己革/命的对象都给平/反了,平/反到最后就剩下将自己拉出枪/毙了。政/治/家对越线的政客,采取了用完即弃的方法。但是,这种方法对学者就很难使用了,数量庞大的知识分子是没有办法抛弃的,这就怂恿了浩浩荡荡的卖/国/者群体。一些没有节操的学者,为了获得政/治/地位和经济利益,突破了道德底线、政/治底线和学术准则。他们将对毛/泽/东、共/产/党、新/中/国的恶毒诋毁作为自己晋身的投名状。在新中国建立以后,只有敌对国家和敌对势力如此恶毒诋毁毛/泽/东、共/产/党、新/中/国。所以,这些没有节操的家伙自然而然地与敌对国/家和敌/对势力合流了。其中,一些人不可避免地成为了职业的卖/国/者。这些卖/国/者,得到了敌/对国/家和敌/对势/力的鼎力相助,甚至也获得了我国政/府的政/治鼓励和经济支持,他们可以以此为职业而获得崇高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利益。改/革开/放怎么可能没有政治代价呢?是谁为共/和/国准备了一大批掘/墓人!我们见识了对于革/命历史的无情颠覆,我们看到了浩浩荡荡的职业卖/国/者大军。一些家伙,一卖而光辉荣耀,二卖而登堂入室,三卖而永载史册。久了,习惯了,卖/国就成为神圣的职业了,以至于一些年轻的公知们前仆后继地去卖/国了

  香//港就是中国政/治的一面镜子。在英/治时期,一大批的左/翼爱/国者,舍生忘死地宣传毛/泽/东/思想、拥护共/产/党、支持新/中/国。但是,随着历史的变迁,这些爱/国者慢慢地被遗忘和被抛弃了。回归之后,那些香/港爱/国左/翼的结局很凄凉,他们既没有政治地位,也没有经济利益了。相反,那些骂毛/泽/东、骂/共/产/党、骂新/中/国的人忽然被捧为了座上宾。长时间的耳濡目染,使得香/港年轻的一代开始走向反叛,他们被反复地灌输毛/泽/东、共/产/党、新/中/国的邪恶,他们终于成为了香/港历史上最坚定的离心离德的叛逆者。香//港的老一辈人常常唏嘘,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要否/定毛/泽/东、共/产/党和新/中/国,他们不能明白后人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自己的前辈。在儒家传统深厚的地方,不忠和不孝就是大不敬,大不敬的人们如何获得别人的尊敬呢?政/治是平衡的艺术,很难简单甄别是非,所谓过犹不及。政/治投机是非常危险的,否定到最后往往连自己也被否定了。一些政/治/家的晚年是很痛苦的,背叛的阴影总是挥之不去的,他们不但要面对自己的良知,还要面对后来人怀疑自己成为卖/国者的事实。一些权贵为什么会沦落为巨贪,他们的信仰在背/叛中已经荡然无存了,他们做任何事情都已经没有底线意识了。

  政/治伦理不外乎家庭伦理。一些政/治人物在政/治上太不成熟了。作为政/治上的衣钵传人,他们实际上是前辈政/治家的政治子孙。子孙对父兄要有起码的尊重,再怎么也不能突破人伦底线,你可以对前辈的思想提出批评,你可以对前辈的制/度做出修/正,但你绝对不能对自己的前辈的人格进行肆意的诋毁。一些政/治人物,在改//革开/放初期突破了政/治伦/理的底线,他们在祸害前辈的同时也糟蹋了自己的政/治生命,他们的背叛永远无法获得中国人民的原谅。同时,就连他们的政/治同盟者,敌/对国家和敌/对势力也无法尊重他们,最多视他们为“王连举”式的人物。人们知道,就算是西/方政/治/家,也是尊重家庭伦理的,更是尊重政/治伦理的。他们无法去尊重毫无政/治节操的叛逆者。我们注意到了西方政/治家的风范,就算是毛/泽/东、共/产/党、新/中/国的敌/人,美、日、欧的老一辈政/治/家都高度评价毛/泽/东、共/产/党、新中/国,就连被毛/泽/东审定为战/犯的蒋/介/石也高度评价毛/泽/东、共/产/党、新/中/国。这就使得一些习惯于投机的中国政/治家显得太幼稚了。

   世间最基本的政/治伦理是:背/叛是政/治家/永远的污点,这个污点让一切荣耀都变得毫无意义。更为残酷的现实是,许许多多所谓的红/二/代,正是为了实现父母因恩怨与阶/级立场而失去理智做出的无知的政/治否定,从而走上了反/毛、反/党、甚至卖/国的不归路。他们是最早接触西方的新中国精英,他们理应成为中国完善和进步的伟大力量。很遗憾,他们很多人都成为了新贵和土豪,他们践行着资/本主/义复/辟的理想,他们意图瓜分全部的国家和人民财富,他们重新对劳动人民进行着血腥奴役,他们成为了共/和/国无耻的叛逆群体,他们是中/华/民族经典的负能量。家庭伦理也不外乎政/治伦理。政/治家们当然要面对豺狼子孙们的背叛。我们即将见识一系列的家族悲剧,这当然是政/治乱伦的一种必然结果。

  我们相信,如果纳税人可以真正管理他们的财富,他们绝对不会资助那些毫无节操的反对派。年轻人或许不明白,毛/泽/东已经成为中国人民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种象征,背叛毛/泽/东的深意在于对人民和共和国的无耻背叛。当老百姓知道谁是真正的秦桧,全体纳税人还愿意资助他们吗?如果,没有了这种资助,还会有浩浩荡荡的卖/国者群体吗?敌/对国家和敌/对势力的纳税人,会允许他们的政/府撒钱给这些毫无节操的中国人吗?试问,美/国的那些著名的大公司,会聘请职业卖/国者做公司的独立董事吗?事实上,逃到美/国的职业卖/国者太多了,他们除了获得仅够维生的狗粮之外,不会得到崇高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利益,甚至他们根本就无法真正地融入美/国社会。/港、/澳、/台、新/的老百姓对这等垃圾,一向是嗤之以鼻的。已经很久了,唯有中国大/陆在供养着这帮垃圾,这帮臭哄哄的垃圾成为了共和国的一道奇特的风景线。我们当然知道我们的问题出在哪里,老百姓早晚会明白一些人为什么要用国/家资源资助卖国者。改/革存在着天然的政治底线,一定程度的对旧/制/度的否定,当然不能变成对毛/泽/东和共/产/党的全面否定,也当然不应该变成对新中国的彻底颠覆,更加不能演化成对全体国民的无耻背叛。我们确信,用纳税人的钱去资助卖/国/者的特殊时代就要结束了。否则,我们终将丧失人类最基本的价值观和真理。因为,这实在是有违全人类最基本道德伦理的拙劣行径。那些用老百姓的钱,去为卖/国者提供荣耀的机构和个人,会为他们的政/治投机感到后悔的。他们得到了一时的眼前利益,他们最终将失去他们的一切!顺便说一句,资助/藏//独/和/疆//独的资金,并非全部出自于美/国的纳税人,很多都是来自于贫苦的中国老百姓的血汗。老百姓崇拜的那些名人,正在用老百姓的血汗来埋葬共/和/国的未来!

  我们也想对爱/国者说,爱国永远都是非职业的。爱/国从来都不是一种职业,爱/国从来都是牺牲和奉献。如果,有一天,爱/国被用来赢得名和利,那么,这些爱/国者十有八九也是假的。你们应该问,在卖/国者猖獗的岁月里,你们这些“爱/国/者”都躲到哪里去了?你们这些“爱/国/者”都在忙些什么?今天,我们看到一些聪明的小子,开始用红/色赚钱做生意了,我们开始感到了一丝的惊讶与恐惧。是的,职业爱//国/者与职业卖/国者是同样可怕的,我们也要同时警惕职业爱/国/者。钱学森和李四光都是伟大的爱/国者,他们在祖国最需要的时候回来了,他们用他们的专业奉献,实现了他们的伟大人生。爱/国,是一种根植于内心深处的伟大情操,是一种高于生命的历史性承诺,是一种脚踏实地的无私奉献。真正的爱/国者在卓越地进行本职工作,真正的爱/国者是不贴政/治标签的。履行诺言者将永恒,背板诺言者将飘然失落。/

  如果,中国是在进行一场真正的改/革开/放,中国人就不应该对他们的前辈进行无底线的诋毁。既不能对真正的革//命者无底线地诋毁,也不能对真诚的改/革/者无底线地诋毁。不懂得继承,谈什么发展?冷峻的批判,必须建立在真诚的尊重基础之上!羞辱自己的前辈,无助于制/度变革和生产力进步!一些无底线羞辱自己前辈的人,无论如何不会成为真正的爱/国者!一个正常的国家,一定不会存在公然的职业卖/国/者。一个成熟的民/族,一定不会赋予卖//国者政/治地位和经济利益的。在经历了冰火两重天之后,我们的孩子们开始渐渐地成熟了,他们不会再轻信那些著名的改/革骗子了。我们的国家一定会恢复正常的,我们的民/族一定会走向成熟的。因此,我们十分肯定,卖//国/者的职业生涯就要结束了,也应当结束了!

          (原文标题:《为什么会有职/业卖/国/者?》作者在2017-01-22发布于新思读书会)




上一篇:缘何为国民党站台?

下一篇:邓建国前未任该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