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新闻 :

百家争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长城论坛 > 百家争鸣
私企建党委乃自杀
作者:徐永久 发布于:2019/7/13 12:57:48 点击量:




大战略网争鸣之八十九



私企建党委乃自杀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向全党郑重发出“不忘初心、继续前进”的号召,在党的十九大上,“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上升为大会的主题。习总书记深刻指出:“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


    中国共产党的初心源自哪里?无疑,首先来自于共产党最源头的纲领性文献《共产党宣言》,该宣言的核心是消灭私有制,消灭一切剥削,建立生产资料公有制,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实现共产主义;其次来自于中国共产党创立和发展壮大的阶级基础——最广大的工农劳苦大众,正因为党在伟人的正确领导下,致力于为推翻三座大山、救工农劳苦大众出世代剥削压迫的水火、实现中华民族的独立和解放,进行了艰苦卓绝的不懈奋斗,才有了共产党的从胜利走向胜利,才建立了新中国。因此,也才有了习总书记登高振聋发聩的“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和“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以及“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的谆谆教诲。


    共产党的宗旨与《共产党宣言》的核心内核和共产党的阶级基础一脉相承,离开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我们一切工作的方向和效果都会跑偏,甚至适得其反。习总书记不忘初心的3句话24个字,是对党的宗旨的科学阐释和庄严警示。不忘初心,才能继续前进,违背初心,就无法继续向着原有的方向前进,就会倒退,甚至背叛;不忘初心,才能牢记使命,忘了初心、背叛初心,就动摇了使命,还会有辱使命,就会犯与原有初心和使命背道而驰的行为错误;不忘初心,始终与工农劳苦大众同心同德,始终践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牢记使命,继续前进,才能让党和国家始终沿着正确的路线前进,方能有始有终,这从根本上解决了党“从哪里来、往哪里去”的大是大非问题。


    习总书记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的要义就是建立社会主义生产资料公有制,与之相对应的是国营(现称国有)全民和集体所有制经济。这与党章、宪法规定的公有制经济的主体地位是相一致的。倘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可以随意“特色”成私有制占主导地位,或者按照美国西方资本主义和国内官僚买办资本的意愿要求,企图全面私有化,那么新中国与美国西方资本主义和旧中国数千年来实行的私有的封建资本主义有何区别?那与党的初心、使命、宗旨和阶级基础不是严重背离了吗?不是与习总书记的一再教诲指示相对抗了吗?那么中国共产党不就蜕化变质成资本主义的政党了吗?不要一味强调与时俱进,或者说时代变了,党的建设也应当随之而变,如此说辞,只是急乎乎追求私有变天的托词罢了。我们必须明白:科学社会主义若是不姓“公”而改姓“私”,就不再是社会主义,就是改变初心的毫无特色的资本主义。习总书记强调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不谛是对颜色中国者们的一剂警言猛药。


    我们必须弄清楚,“改革开放”是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完善,是社会主义制度内部诸多必然措施之一二,而不是社会主义制度内容的全部,更不是以此改变社会主义制度。不能用“改革开放”代替社会主义制度,也不能用“特色”二字任意化社会主义制度。“改革”,是革除弊端,革除有碍公有制发展和社会主义进步的一切不利因素,但绝不是“改道”。“改道”,就违背了党的初心和宗旨,违背了千百万为实现初心而不惜流血牺牲的先烈们的遗愿。“开放”,是适应国际国内环境的发展变化,适度放松对不涉及国计民生和国家安全、对初心宗旨和社会主义性质不产生本质性影响的领域的经济发展项目的管控,进行经济利益配比的一定调整和让渡,而非无限度地进行。若是无限度地开放,就会造成对国计民生、国家安全,甚至是经济(金融尤甚)主权、政治主权和外交主权的伤害,以致丧失。改开之初的所谓“不争论”“摸论”等,今天看来不能不让人怀疑其初心有无的问题,不能不让人联想到伟人对某些人顽固“改道”评语的一针见血性。《国语·周语上》有曰:“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阻止人民进行批评和争论的危害,比堵塞河川引起的水患危害还要严重。不让人民说话,居心有歹,必有大害,其大危大害已显于世。


    伴随改革开放私有化的进程,党的组织建设适应新形势下私有经济的要求,在私有资本经济,包括中外私有资本经济内部建立了大量的所谓党组织。这些党组织有的叫党委,有的叫党支部,纷纷隶属于各地各层级的党组织。中国共产党的性质最初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以工农联盟为基础;而今延伸成“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但不管怎么延伸,却仍是中国人民的先锋队。中外资本家是剥削人民的角色,不能成为先锋队的成分。


微信图片_20190713150654.jpg


    在中外私有资本企业建立党组织,或许有着这样的好处:发展私有企业工人入党,为在私有企业工作的党员工人建立组织,维护党员工人和普通工人的权益,监督企业合法经营(监督管理中外私有资本企业应依靠党领导下的政权法制、行政等渠道进行,而非在其内部建立党组织)。但是,私有经济是资本和资本家说了算,在私有企业的党组织,无论是运作经费还是人员成分,都是受制于资本与资本家。现实情况是,私有企业党组织的负责人隶属于、听命于、服务于资本和资本家,资本家的意志便成为党组织的意志。有些资本家本身就是共产党员(被富丽堂皇地称为“红色资本家”),或者借助私企内部的党组织轻而易举地混入了党组织,凭藉党组织或党员身份,逐步改变着中国共产党的阶级基础和成分,一步一步地影响和改变着中国共产党的前进方向、性质、宗旨和目的,最终,原有的工人阶级先锋队的性质,变质为资产阶级的先锋队,官僚资本和资本家阶级借此走上中国政治的舞台,不仅使党变色、国家变色,人民大众也再次沦为剥削阶级的奴隶。


    在中外资本私有企业建立共产党的组织,无异于慢性服毒自杀。


    张宏良教授在他的《高度警惕私企建立党委的双刃剑作用》一文中,对在中外私营企业建立党组织,进行的阐论评析,见解独到:


    “由于劳资关系是最基本的社会关系,我们党又一直坚持自己是工人阶级的政党,再加上私人资本越来越成为一种落后的反动力量(美国这个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90%以上的私营企业都改革成了员工持股制度的新型集体企业,就是证明),这就决定了我们不能不考虑在私企中建立党委有利于还是有害于党的建设问题?是代表资本家阶级利益还是代表工人阶级利益?是要把私有制转变为公有制做组织准备,还是要在政治上巩固和发展私有制?这些问题是无论如何都绕不过去的问题。


    首先,私企中建立党委根本解决不了所谓党的政治领导问题。党在国企中的政治领导作用是通过权力机构实现的,党委是一个权力机构,具有任免干部这个最核心的权力,所以能够实现党的政治领导作用。而私企中的党委没有任何权力,只能沦为老板的政治工具,最终将不是党组织改变私营企业的性质,而只能是私营企业改变党组织的性质。


    其次,私企中的共产党员根本无法保持自己的先进性质。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在战争期间如同列宁所说的那样是‘首先牺牲的权力’,在和平期间是无私奉献的精神。我们要求私企中的共产党员发挥无私奉献的模范带头作用,等于是要求工人不计报酬为资本家白干(作者:因此,提倡学雷锋在私有制社会是与普通劳苦大众阶级利益相背离的,是为官僚资本所欢欣鼓舞的),让资本家榨取工人更多剩余劳动。这样的共产党员不仅已经没有了先进性质,反倒是损害工人阶级利益的落后力量。


微信图片_20190713150636.jpg

 

    第三,私企中的党委不可能像解放前和解放初期私企中的党组织那样维护工人的利益。解放前和解放初期私企中的党组织是为了组织工人同老板进行斗争;尽快把私营企业改造成为公有制企业。而如今宪法规定工人不能罢工,党也一再宣布千辛万苦搞起来的私营企业绝不允许走‘回头路’,宣布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的人。这就注定了私企中党委的任务不可能是组织工人与老板斗争,而只能帮助老板约束工人。否则就会违背党章国法。


    第四,私企中建立党委将会改变工人维权斗争的性质。劳资之间是根本对立的阶级斗争,是除了消灭私有制之外永远无法消除的阶级矛盾。在企业没有建立党委之前,工人的维权斗争只是反对老板的斗争;在企业建立党委后,就会把工人反对老板的斗争变成反党斗争,从而把工人推到党和国家的对立面,变成党和国家的敌对力量。这对党和国家具有毁灭性的灾难影响。


    第五,私企中建立党委不可能形成党对资本的控制,而只能形成资本对党的控制。虽然私企建立党委的目的,是要在执政党、资本家、工人这三者关系中,形成党组织对资本家的控制,但是包括党委书记在内的所有党的干部都是老板的下属或心腹,个人利益和前途都攥在老板手中,自然会服从于老板,形成老板对基层党组织的控制,而不是基层党组织对老板的控制。到时候不仅共产党的性质会被改变,甚至连共产党的名称都不会保住,因为共产党这3个字本身就是资本家的噩梦。


    当然,目前在私企建立党委也并非是全无用处,可以说是在私有制条件下应付战争和突发事变唯一的无奈选择。目前战争风云日益逼近,我们既要搞私有制,又不能发动群众,那么维护国家安全剩下的唯一选择,就是发挥党组织无所不在的全方位覆盖作用,形成类似日本个人效忠和美国爱国主义那种无形的国防屏障,用党员的政治忠诚来带动私企员工中的爱国主义,以保证国家战时的国防安全和平时社会稳定的政治安全(作者:这其实仅仅是一种良好的意愿而非现实而已)。


    只是这种执政党和资本相结合的安全模式是一把双刃剑,运用得好能够发挥党员的核心凝聚作用;可是弄不好就会造成党组织自下而上(与苏联相反)地迅速瓦解,致使国家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所以真正的出路,还是在于党和群众相结合,而不是与资本相结合。”


    但是作者要指出的是,随着中国私有化在精英集团的作用力下向深度和广度毫无节制地快速推进,共产党与资本及其资本家的结合与融合,已是不可逆的既定趋势,这既符合既得利益者们的阶级利益诉求,更切合中外资本和买办的历史与现实的阶级动力定位。君不见,从上到下各地各级党的代表大会上的党代表,真正属于纯工人农民、能够代表底层劳动大众权益的成分越来越少,甚至是极为鲜见了。中国共产党所赖以存在的、体现其“第一性质”的工人阶级先锋队的特性被严重稀释。


    总而言之,在中外私营资本企业建立党组织、吸纳资本家加入党组织,为中外资本及其资本家阶级左右中国发展走向、影响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和外交战略进程,从根本上演变并最终彻底改变执政党性质,达成执政中国之终极战略目的,提供了便捷的通道和土壤。




上一篇:美剿华战略大解析

下一篇:谁制造超国民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