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新闻 :

读书汇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万卷书系 > 读书汇网
反向文明还有多远?
作者:张宏良 发布于:2019/7/27 17:32:38 点击量:




反向文明还有多远?



  这篇《悖逆世界发展潮流的中国一一对香港文章“世界向左转中国向右行”的点评》是十一年前我们的文章。在此之前我们就一直担心,中国与世界相背离的政治文明发展,会给中国带来灾难性影响。这也是我们一直呼吁停止否定文革的原因。因为中国正是在否定文革的过程中,逐渐走上了与世界政治文明相反的道路。

  而与此同时,美国等西方国家却在积极吸收中国文革的政治因素,逐渐走上了大众政治文明的道路。虽然美国等西方国家走上大众政治文明的道路,比如建立共同诉讼制度,用员工持股制度取代私人企业等,是阶级斗争压迫的结果,但是毕竟先进的政治文明会战胜落后的政治文明,就像当年八国联军的宪政文明能够打败晚清的君主文明一样。谁在政治文明上落后,谁就必然会陷入被动挨打的地步。

  今天香港内乱就说明了这一点。大家都知道,香港内乱是美国幕后操纵的结果。可是却很少有人注意到,这种用颜色革命颠覆对方国家的做法,就是二十一世纪大国之间斗争的主要方法。而谁是颜色革命的胜利者,谁是颜色革命的受害者,则完全是由政治文明决定的。为什么美国在新中国搞不了颜色革命,在朝鲜搞不了颜色革命,在古巴搞不了颜色革命,而只能在实行私有化改革的国家搞颜色革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新中国时期,我们是颜色革命的胜利者,只要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大手一挥,马上就会“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整个世界都会行动起来。美国黑人被贩卖被杀戮被当作牲口一样歧视三百年,都不敢有任何反抗,可是毛主席一声号召,美国黑人马上就如同天神般冲上街头,一把大火烧了美国一百多个城市,结果烧出了一个种族平等的新美国。


6df21fecbf5693caccd4df17270f75db.jpg


  法国“五月风暴"大学生戴上红卫兵袖章,把机关枪架进校园,结果打出了一个全世界大众政治文明程度最高的西方国家,今天的“黄背心运动”就是证明。

  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昨天我们是颜色革命的胜利者,今天我们变成了颜色革命的受害者?答案很简单,就是因为昨天我们的政治文明优于美国等西方国家,而今天我们的政治文明已经落后于美国等西方国家。所以我们才由昨天颜色革命的胜利者,变成了今天颜色革命的受害者。昨天我们能赢,不是赢在了 GDP上,不是赢在了武器上,而是赢在了道义人心上我们不仅赢得了中国人民的道义人心,也赢得了世界人民的道义人心,包括美国等西方国家人民的道义人心。所以我们才能够无往而不胜,包括在颜色革命的较量上。

  恩格斯在谈到马克思主义和工人阶级的关系时曾经指出,他和马克思提出社会主义理论并非是因为对工人阶级有特殊的感情,而是未来属于工人阶级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今天我们对文革的肯定也绝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对毛主席拥有深厚感情,而是文革所实践的大众政治文明,是中华民族复兴的必由之路,是人类摆脱丛林法则的必由之路,是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与个人感情没有任何关系。目前颜色革命在东西方之间的历史变迁,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今天有人把香港内乱完全归咎于是美国的颜色革命。让人不免会问,既然颜色革命这么厉害,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像跟着美国搞航空母舰那样,也跟着去搞颜色革命?让纽约也像香港这样陷入瘫痪,进而把美国颠覆成为社会主义友好国家?那些五毛党或许又会说什么,我们是负责任的大国,不会去颠覆其他国家。那么请问,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包括备受推崇的普京大帝,他们并不是负责任的大国,为什么也不用颜色革命去颠覆美国?

  其实,除了那些良知被狗吃了的人之外,无论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都很清楚,是否有能力搞颜色革命,是道义人心决定的,是政治文明决定的。内因是根据,外因是条件。如果一个国家自己不把老百姓逼到对立面上去,是任何外部国家也搞不了颜色革命的。1972年尼克松基辛格来中国,其中一条就是要求中国不要再对美国“输出革命”,而当时就算是打死他,他也绝不会想到要对中国搞颜色革命,就像他绝不会拿着一块石头去孵小鸡一样。

  可见颜色革命都是矛盾已经达到临界点的结果,而外部因素比如美国操纵,只不过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十一年前我们写这篇文章时,右派和今天的五毛党一样,也是“后庭花”唱得震天响,对左派恨得牙根痒,当时右派对左派宣战的纲领性文章就是《支持政府改革,镇压毛派邪教》,可见当时右派的张狂得势,绝不亚于今天的五毛党。不过当时我们就尖锐指出,他们今天悖逆人类政治文明所做的一切,最终肯定会把屎盆子反手扣在共产党头上。果不其然,后来他们攻击共产党的种种依据,无一不是当时他们打着共产党旗号犯下的罪行。

  今天历史再次出现了相似之处。如果我们不接受香港内乱的教训,不放弃“唯钱至上”(生产力标准)的思想旗帜,不缩小贫富两极分化的矛盾,不解决地方官权泛滥的问题,继续把一切都推到美国头上,甚至把那些被利用的民众和港独分子同样看待,那么今天的香港就会成为明天的大陆。中国已经被汉奸右派坑了一次了,现在千万不能再被五毛党坑第二次了。 因为历史和人民留给我们纠偏纠错的回旋余地越来越少了,我们到了该下决心,重建人类先进政治文明的时候了。

原文标题:《政治文明是决定颜色革命胜负的根本因素》

                                                                            20190726

关联阅读:

悖逆世界发展潮流的中国

张宏良2008年)

  下面这篇香港东方日报发表的短评《金融海啸:世界向左转中国向右行》,揭示了当今中国最深厚的悲剧根源:悖逆世界发展潮流,距离人类文明越来越远。回顾30年来的发展轨迹就会发现,中国在悖逆世界文明的道路上越滑越远,甚至已经滑出了人性所能容许的边缘和极限。

  ——就社会组织法则来讲,整个世界都在向扶弱制强、劫富济贫的人性法则回归,这已成为现代文明社会的基本法则;可是在中国,却是持续30年强制推行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兽性法则,把一个拥有千年文明的礼仪之邦变成了野蛮血腥的魔兽世界。

  ——就社会政治体制来讲,整个世界都在由传统的精英统治向大众政治转变,自然法取代社会法成为最高法律,公众立法取代精英立法成为基本程序,法律开始成为道德良知驾驭的从善工具;可是在中国却完全颠倒过来,少数精英随意操纵的社会法把自然法踩在脚下,法律不讲道德的口号响彻云霄,公众立法被称为是法西斯大民主,法律完全成为作恶的工具,不仅仅是某个集团作恶的工具,甚至直接称为某些人作恶的工具。以往社会的法律仅仅是阶级统治的工具,并未成为极少数个人直接作恶的工具,像现在这样法律成为少数个人直接作恶的工具,在人类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就财产占有制度来讲,整个世界演变的基本历史顺序是:私有化——国有化——社会化,资本的社会化已成为世界大潮,社会公众不再仅仅是生产主体,而是越来越成为投资主体和财富占有的主体;可是在中国,所有制的演变顺序却颠倒为:国有化——私有化——官有化,在公有制被摧毁的废墟上成长起来的并非是传统的私有制,而是历史上极其罕见的官有制怪胎,与公有制相联系的左派和与私有制相联系的右派,同时被官权踩在了脚下。

  ——在分配制度上,随着大众经济的发展,整个世界财富分配越来越向劳动者倾斜,劳动收入占GDP的比重,世界平均水平超过50%,发达国家超过70%,刚刚恢复元气的俄罗斯同样是经济增长的70%落入了老百姓腰包;可是在中国,2006年全国工资占GDP的比重居然下降到10左右,即便如此,还通过财税体系进行反向转移支付,把穷人的钱集中起来送给富人,在已经是负利率的情况下,仍然对穷人征收利息税,而对洋人实行免税,对富人实行退税。把中国经济变成了洋人经济和官人经济,被世界银行概括为世界独一无二的富人增长模式。

  ——在社会福利保障制度上,整个世界都在推广作为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公费医疗、免费教育、福利住房和社会养老等福利保障制度,医疗、教育、住房、养老四大福利制度,已成为世界公认的文明社会的基本底线,九十年代末俄罗斯在经济已经彻底崩溃的绝望情况下,都没有取消这四大福利制度,美国这个全世界最仇恨社会主义的国家,都要拿出财政收入的70%用于这四大福利制度;可是在中国,免费的医疗、教育、住房、养老等社会福利,被列为极左路线的一大历史罪行给改革掉了,作为对推翻旧的三座大山的历史报复,又把中国人民重新压在了新的三座大山之下(由于现在的老人还有毛泽东时代留下的多子女照顾,人们还没有感受到穷愁潦倒的晚年凄凉,所以只是把医疗、教育和住房称为三座大山)。

  ——就民主权利来讲,整个世界正在由精英民主向大众民主转变,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正在成为现代人权的基本内容;可是在中国,随着对大民主的声讨和镇压,社会大众越来越被排除在民主之外,民主完全变成了精英集团内部的一种闺房游戏,只有在公众视野之外才能尽情嬉戏。未来历史学家将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这一代中国人的高超智商:把允许罢工自由看作是极左专制,把禁止罢工自由看作是伟大民主。罢工自由不仅是除当今中国之外全世界所有国家劳动者的合法权利,甚至是连驴骡牛马等牲口都具有的基本权利,可是在中国居然成为违宪重罪。把罢工自由列为违宪重罪的理由,是罢工自由属于极左路线,罢工自由是否属于极左路线暂且不论,即便退一万步真的属于极左路线,也不能成为把老百姓变得不如畜生的理由。

  ——就精神生活来讲,整个世界在平等友善、崇尚真美的道德和宗教旗帜引导下,人们越来越向简朴高尚的生活方式回归,理想主义和爱国主义的光辉正在撒向整个世界的精神天空;可是在中国,物欲泛滥的恶臭不仅淹没了最后的人性,像有毒奶粉有毒药品等行为甚至突破了最野蛮的兽性极限,对理想主义的最高评价就是“傻逼”,“爱国贼”竟然成为爱国主义的代名词,中国的精神堕落超越了所有宗教关于末法时代最恐怖的预言和想象。

  ——就社会关系来讲,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以来,整个世界特别是发达国家和新兴工业国家的最大特点,就是贫富对立逐渐弱化,社会矛盾趋于缓和,社会关系越来越和谐;可是在中国,原本和谐统一的社会被撕裂为贫富两个极端,富人对穷人的掠夺和仇恨,已达到无以复加的极端境地,贫穷不再仅仅是一种生存状态,而成为穷人与生俱来的滔天大罪,穷人更是成为富人眼里最不可饶恕的天然罪犯,无休止地疯狂发泄对穷人的无比仇恨,已成为当今学界媒体取悦权贵富豪的一大生存之道,胡锦涛主席为化解阶级对立提出的和谐社会发展道路,正在被富人的疯狂仇恨彻底堵死。

  不过,眼下最让中国人着急的还是在目前这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中的与世界背离现象。目前“世界向左转中国向右行”的背离发展还仅仅是一个次要方面,更为主要的背离现象是中国经济正在开足马力为美国救市。世界金融危机唤醒了经济民族主义,世界各国都在努力筑堤自救,可是唯独中国正在悄悄地为美国牺牲自己。对于现在的美国来讲,最大的压力不在于金融机构的破产,而是美元信用的破产,一旦用废纸般的美元换取别国主要是中国廉价商品的游戏被终止,美国的通货膨胀就会立刻火山般爆发,美国老百姓就会立刻陷入此前难以想像的贫困境地,金融危机就会立刻由虚拟经济波及到实体经济领域,并且在美国民众愤怒声讨下演变成社会综合大危机。所以美国最需要的就是中国继续为美国生产廉价商品,让中国用已经极其匮乏的子孙后代的资源去继续换取废纸般的美元。本来,资源换取美元的惨烈后果已经唤醒了许许多多的中国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都盼望着能够借此机会把中国经济转变为内需经济,让流血流汗辛苦了几十年的中国老百姓也享受一下发展成果。可是,让13亿中国人欲哭无泪的是,中国经济的庞大齿轮再次奏响了美国华尔街的福音:继续用信贷和税收两大政策刺激出口企业发展,用中国的廉价资源压住美国物价,维持超越中国人40倍的美国高消费生活水平。同时,为了平衡国内富人的利益,动用国家机器和公共资源托高房价,维持国内富人的暴利产业。如此一来,洋人和富人都在喜笑颜开,就在此刻,电视里传来了美国财政部长鲍尔森高度赞扬中国在金融危机中勇于承担责任的兴奋声音,不停地大声赞扬“中国接受了作为世界主要经济体所承担的责任”。可是作为一个中国人,却听得冷汗直流、手脚冰凉。要知道,迄今为止,所有遭受金融危机波及的美欧国家,无一不是虚拟经济的危机,无一遭受到丝毫实际资源的损失,唯独中国,全世界唯独中国,正在面临着残酷的资源和环境危机,如果再把这最后一点儿资源也调往美欧国家,那最后我们自己、我们子孙将凭借什么生活呢?

  我多么希望听到的不是鲍尔森兴奋难耐的高声赞扬,而是暴跳如雷的大声指责,甚或是可怜楚楚的低声请求。可是电视传来的依然是鲍尔森那兴奋难耐的高声赞扬,以及那高声赞扬背后掩藏着的千万中国股民的绝望哀号和亿万百姓的失望眼神……




上一篇:致敬爱国知识分子

下一篇:没有了!